非凡娱乐客户端官网-

中山大学陈永杰:教学培训行业的管理只是第一场战役,教育成本的深层压力仍然需要缓解。

原题:教育培训行业治理只是第一仗,教育成本深层次压力仍需缓解。随着教育部校外培训督导司的成立和相关政策的出台,一些教育培训企业将大量裁员。相信从这个暑假开始,很多中小学生将不再在不同的“兴趣班”和“辅导班”之间奔波。如此大的政策改革,其实是对社会问题的回应,很多家长在考虑生育时,都抱怨养育孩子的成本太高。然而,所谓“降薪自下而上”和校外培训“降薪”是否足以缓解“教育成本”过高的问题,值得深思。诚然,当代中国人深受困扰的诸多焦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提供相关服务的首都炮制的。

很多家长对课外培训的痴迷,很大程度上是焦虑驱动的消费行为。近年来,许多关于教学培训行业上市股票成本的研究指出,支付给教师的人工成本仅占其总成本的1%至2%,而广告成本往往超过一半。所以,明明的孩子还处于“学前班”阶段,但他们怕学不够。明明的母亲必须在孩子出生前参加产前教育班。上百亿的广告投入正是为了给潜在消费者制造这波焦虑。这与“618”时的“618”原则没什么区别,这显然与“618”无关,但一提到“618”就觉得损失很大。

然而,也有必要区分焦虑消费和正常需求,后者是前者的基础。焦虑消费不是无缘无故被驱逐出去的,这与相关社会领域的现实状况有关。很多家长之所以投入这么多钱让孩子上“兴趣班”和“辅导班”,是因为大部分目的不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而是为了应付各种入学考试。因此,可以说,虽然以服务中小学生为主的教育培训业的快速发展,确实与广告投入有关,但课外培训的出现和生存,是许多家长提高孩子在校竞争力的需求所致。相应地,在当前教育培训行业管理体制改革之后,如果我们冷静一段时间,应该能够摆脱资金抢购带来的消费焦虑。

但是,只要升学机制不变,所谓“综合能力”、“人才”的评价标准不变,提高孩子竞争力的必要性还是存在的。这种需求是相关考试和升学压力造成的,不能认为是不正常的。因此,出台新政策,将资本权力从教育培训的大锅中抽离,只能是长征中消除家长焦虑的第一步。招生的压力来自入学考试。高考模式的僵化源于我国高校的等级结构:约100所“双一流”名校和2000多所“双非”名校。这种结构对应着就业市场起薪的巨大差异,就业质量最终决定了一个人的阶层和群体。

问题的实质是,社会流动的路径需要拓宽。值得一提的是,教育培训行业正是乘势而上,这种“风潮”是一些高端民办学校垄断优势教育资源造成的。众所周知,能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大多是重点公办高中的学生。因此,对于很多家长来说,九年义务教育竞争的核心是把孩子送到一所有很好机会进入重点高中的学校。近二十年来,在资源分配不均的格局下,尽管出台了就近招生、学区招生等改革政策,但高端民办学校也迅速发展。近年来,国家出台政策限制高端民办学校面试。

因此,一些学校干脆提出了“九年一贯制”。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7月10日

作者